欢迎光临~岭上枫林风景区官方网站

景区新闻

岭上枫林 | 我要向所有伉俪推荐你



作者自述:我一直试图用不同方法尝试散文写作,真正重要的是给读者提供独一无二,而不是宛如真实。


我要向所有伉俪推荐你

6月初的一天,志海带我去探访一棵古橡树。据林业部门测定,这棵古橡树树龄大约在1400~1600年,应该是南北朝至唐高祖时代,还有一种说法是2100~2200年,那就是汉武帝时代了。

单说这树龄就让我震撼。

驱车前往一个叫“岭上枫林”的景区,到山口处见铁门紧锁,满怀敬谒之心却因该死的疫情吃了闭门羹。这两年因疫情而沮丧的事很多,正应了米兰 · 昆德拉的那句话:一个伟大的时代,总是难免一些糊涂和莫名其妙的伤害发生。正沮丧着,志海说,把车泊在这我们徒步上去,就是有点累。为探访古树,累点何妨,上!

我们穿过铁丝网,跨过一条小溪,踩着乱石转到正路上。这时后面一台越野车追了上来,我想坏了,定是景区管理者发现我们钻了人家铁丝网,要把我们驱逐出去。

就在车窗滑下的瞬间,志海上前道:你好老板!我们是临江文苑的,这位是我们主编,想来采访那棵古橡树,写篇文章宣传一下。也许这话让老板心有所动,也许老板天生就是好客的人,只见他大手一挥豪爽地道:上车,我带你们去!

越野车在蜿蜒的山路上盘旋了一会,豁然驶上一片草原。是的,你没听错,是草原,有5公顷之阔。山岗之上怎会有草原呢?原以为是森林被伐尽后裸露的空地,再一看,不是,真是草原。若是森林空地,会有灌木和杂丛,而这5公顷之内全是青一色的稗子草,像一块天然的大地毯,微风吹过,草香扑鼻。

我们穿过大地毯,进入原始阔叶林,在林中跋涉500米,那棵从汉唐走来的古橡树伟岸在我眼前。为什么不说“耸立”而说“伟岸”,因为这棵古橡树没有美国红杉公园里的那棵巨杉高耸入云,它被拦腰折断,在断处又拱出第二个树头,然后第三个、第四个……顽强地向上生长着。我数了一下,能看清的分杈有十六个之多,都奋力地伸向天空。由此一来,巨大的树冠可覆盖几百平方米,树荫繁茂,支干苍遒,如一把遮天蔽日的巨伞,巍巍然,郁郁然。所以你不是耸立,是伟岸。

站在你面前,不仅感觉自己身量的渺小,更觉精神之卑和笔力之困,你是一个自然界奇迹,就算是1400年,那要经历多少灾难浩劫——地震、山火、雷击、病虫害、人类砍伐……还有那些意想不到的伤害,都会让你像一滴水那样消失在历史长河里。然而,你逃过千种危机,遁过万种劫难,在不可思议中活下来了,活得决绝而悲怆。更让我惊叹的是,你还正值壮年,丝毫不见衰老的迹象。我不太主张把你谓之为神树,那是对你敬畏之极后语拙词穷的表现,实在不知说什么好了,便拉来神助。那你到底是什么?你站立了1000多年,傲首长空,风雨而立,在险象环生中依然不倒。穿越历史风云,历经沧海桑田,感慨太平盛世,衣带飘飘终不悔,你比任何成功者都成功,比任何幸运者都幸运,你集胜也、幸也、福也而大成,拥有百折不挠、置死地而后生的坚定信仰和伟大修行。

然而要写你,非得有气吞山河之力而不足以言,像屈原写《天问》那样雄奇,像李白写《将进酒》那样放浪,像苏东坡写《念奴娇 · 赤壁怀古》那样磅礴,像毛泽东写《沁园春 · 雪》那样自信。否则无法匹配你的参天气概。一千多年的风雨洗礼、日月披辉、岁月打磨,你早已“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”。你什么都经历了,修炼得大气凛然,从容不迫。你走过虽九死而犹一生的年复一年,跨过路漫漫其修远兮的日复一日,还需要那些虚华的溢美之词么?那些溢美之词在你面前不显得庸俗肤浅么?
面对这棵古橡树我败下阵来,这是我写作上撞见的一座无法逾越的大山,也由此,想写篇文章宣传一下的想法有多么幼稚可笑。

这件事就像风吹过一样,我铁定食言了。那个景区老板再遇有人穿越铁丝网时定会严加制止——装什么文化人!还写篇文章宣传一下,哪呢?

我也只能佯装没这件事,反正景区也去了,古树也探访了。生活中会有好多食言的事,无非是过高估计了自己的能力而已,何故愧乎?

昨天晚上看央视七夕晚会,中间有一段节目叫“向古树告白”,还在全国各地设置了几十个现场,让初恋的新人、坎坷的伴侣、坚守的夫妻,在古树下把爱大声说出来。我不得不大赞这个煽情的创意,在古树下告白,即让古树作证,以古树的精神高度和文化厚度完全担得起这份重托,也使得这个告白更具庄严感和仪式感。略有遗憾的是,那些古树都不算古,几百年而已。我想,最有资格担当这一角色的当是我家乡“岭上枫林”的这棵古橡树,你不仅古老,而且完备了坚韧不拔、生生不息的卓越品质。你就像一位中华民族的形象代表,巍然不屈,百折奋进,屹立于高山之巅,沉观于纷纭乱世,擎起中华民族的精神苍穹。

我突发奇想,如果修一条木栈道,跨过草原,递进那片原始阔叶林,一直拾阶至古橡树下。不要把树身系上封神的红布条,那些廉价的红布条不配。该在古树四周雕栏玉砌,再立一碑石,刻上古树的辉煌资历。我想对古橡树说,你完全有资格为世界上最伟大的爱情做证。你见过陶渊明的桃花源,思考过祖冲之的圆周率、吟咏过谢灵运的山水诗,你身后是李白、岑参、王之涣等一大批才气冲天的盛唐诗人,你早被耳熏目染成一位博学大家,仙风道骨,无所不知,这个证人非你莫属。

新人牵手时可乘婚车前往,在高山草原上拍拍婚纱照,头顶蓝天白云,拥卧于绒绒稗草,然后携手共步古橡树下,向你这个穿越千年风云变幻,阅尽人世沧桑的伟者告白吧!告白你的爱,告白你的所念所想。当然,如果在此刻,在这片从亘古走来的原始阔叶林中,奏响贝多芬的第四交响曲,让爱在天地间恣意飞翔,还有比这更令人期待和永怀的婚礼么?

在这庄严而神圣的仪式感面前,古橡树将成为你一生的精神指引,你将成为古橡树庇佑下的一个孩子,永远初心不泯,心怀感恩。

如此,我还上了文债,不再为食言而羞愧。但我终究还不上古橡树对我的精神开拓,还不上对大自然的敬畏之心。就像散文家李汉荣说的那样:人是为自己活着的,而没有一株树是仅仅为自己活着的,它为鸟儿、为土地、为风、为乘凉的人活着。树比动物高尚,比人类高尚。

落笔后却想不出满意的篇名。这日读韩浩月散文集《我要从所有天空夺回你》,突然从心底冒出一句“我要向所有伉俪推荐你”。假如你的爱由此得到永恒,我则甚兴。

作者简介:渊子,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,临江文苑文学社社长、主编。在《散文》月刊发表多篇作品,有作品被收录进百花文艺出版社《散文2019精选集》《散文2020精选集》《吉林文学年选》等。现居大连。

文章摘自:临江文苑

栏目导航

联系我们

联系人:付经理

手机:15844900666

电话:15844900666

邮箱:15844900666

地址: 吉林省临江市站前路2号创新创业基地

更多
关闭